探路者前途汽车,前途造车野心进阶第二季

2019-09-30 21:17 来源:未知

作为北京长城华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华冠”)的全资子公司,在中国喧嚣的新能源造车热潮中,前途汽车无疑是个异类。

图片 1

低调潜行近6年,没有任何发布会,2014年北京国际车展,长城华冠推出了纯电动跑车“前途”概念车;2015年9月,长城华冠正式在新三板挂牌,成为国内登陆新三板的电动汽车第一股;2016年2月,前途汽车位于苏州的生产基地正式破土动工,预计将在今年年底达产;同年的北京车展,前途汽车作为独立品牌推出了前途K50纯电动超跑的准量产版和敞篷版。

第三张新能源“准生证”落户长城华冠

“你得相信,资本都是很聪明的。把技术和商业模式做好,把自己要干的事情说清楚,它本身就是故事。”坐在位于北京顺义的办公室里,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前途造车野心进阶第二季

在陆群密密麻麻的每日行程中,接待投资人几乎成了固定的安排。

伴随国家发改委的一纸公文,长城华冠创始人、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的“造车梦”终于照进了现实。

因为“造车”,现年48岁的陆群重新站到了创业者的位置上,传统汽车人的DNA让他始终认为,光讲情怀和故事不如埋头把技术落地来得可靠。

10月10日,作为长城华冠全资子公司,前途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途汽车”)年产5万辆新能源乘用车的项目获得发改委正式批复。这是继北汽新能源和长江汽车之后,第三家获得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

清华汽车系高材生,北京吉普挑战者项目领头人,长城华冠创始人……在传统汽车行业浸淫逾20年,头顶诸多光环的陆群并不缺乏编造故事的资本。而前途汽车正是陆群实现“造车梦”的载体。

“不负期许”,是陆群得知消息后的第一感受。“从这一天起,前途汽车作为一个新品牌,正式出发。我和团队感受到更多的是未来的挑战和责任。”陆群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书面采访时如是说。

一切只待新能源车生产资质的申请通过,前途汽车距离量产仅有一步之遥。不过,这只是这位“后来者”迈出的第一步。在商言商,在品牌力上几乎是从零开始的前途汽车,如何把汽车开进市场,而不仅仅是车展,考验着陆群及其团队的智慧。

从2010年成立电动车事业部至今,长城华冠在造车的道路上已经蛰伏了6年。在新能源骗补调查风暴仍在进行、补贴政策面临重整的情况下,跨界新能源汽车的企业对生产资质的争夺战日渐升级。对于已经手握“准生证”的长城华冠来说,造车马拉松才刚刚开始。在加速产品研发节奏的同时,这位“新兵”需要更多考虑如何与市场和商业接轨的问题。

新车定价“还没有答案”

技术突围

2010年,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汽车设计公司之一的长城华冠成立了电动车事业部。在接下来逾5年的时间里,电动车事业部的团队人数逐渐增加至近400人,更重要的是,其不仅参加了萨博93电动车的改制,同时参与了北汽、长丰等国内外知名企业的传统车电动化改造,并与浙江合众、洛阳北方、郑州日产、凌云智能、东风客车等众多一线企业合作开发了全新电动车项目、低速电动车项目、新能源底盘开发项目以及两轮车项目和新能源项目。

在正式获得“准生证”的三天后,10月13日,2016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成果展览会上,前途汽车首次全面展示其三大核心技术:整车控制管理系统、可再充电能量储存系统和整车轻量化技术。

2015年2月,长城华冠投入6亿元资金,成立前途汽车有限公司,专注于纯电动汽车研发、设计和制造。不同于目前很多企业都在进行的从重资产向轻资产的转型,欲从整车设计方案和技术支持提供商转型为汽车制造商,陆群和长城华冠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并迅速进入大众视野。

技术,是长城华冠最终获得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的重要因素。在《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中,企业是否具有领先的核心技术是最为核心的要求之一。

“在面临变革的转型期内,前途汽车有没有可能做一些别人没有想到或者别人想到了没敢做的事情?我们先行一步去尝试,如果前途汽车能够起到一些引导和示范的效应,我觉得这个也是蛮有意义的事情。”陆群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根据陆群及其团队的研究和分析,27号令并未对资金提出强烈的要求,但却用大量篇幅对技术做了十分具体的要求,比如四项关键技术:整车的集成技术、控制技术,电池的管理技术、轻量化技术,以及整车的开发流程标准。同时,技术具备后还需要做出整车,并按照标准对车做大量测试,达到非常高的要求。

前途K50是前途汽车向外界展示的首款产品。实际上,在前途K50之前,长城华冠内部已经打造了多款原型样车。

“电动汽车处在早期发育的过程中,纷繁复杂,大家都在做各种各样的尝试,将来谁能够帮助中国汽车产业更健康的发展,政府就支持谁。现在很难判定谁是成功者或者领导者,但是从概念的角度来说,应该是能够对这个行业起到示范作用的。”陆群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被称为“国内第一款自主研发的纯电动超跑”,前途K50的百公里加速为4.6秒,最高车速超过200km/h,续航里程300公里,采用三元锂离子电池作为动力源。

要获得消费者的青睐,在市场内分得一杯羹,前途汽车自设计车型之初便开始遵循“不依赖补贴”的原则。

极致性能和极致轻量化,是前途汽车为未来电动车的研发确立的两条发展路径。但对于一直希望可以生产高性能汽车的前途来说,国内目前尚未有利用碳纤维成型的车间让其发挥,于是陆群毅然决定自建生产基地。“只有自己把生产干一遍,玩透了,才可以掌控别人的生产。”陆群坚定地说道。

与目前很多新兴造车企业将自动驾驶、智能互联等配置作为车型核心卖点不同,陆群认为,今天创新的“智能”与“互联”是明天汽车的“标配”,对于消费者来说,最本质的驾驶性能才是车辆核心价值所在。

资料显示,今年2月17日正式破土动工的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一期投资超过20亿元,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前期计划产能为5万辆。按照规划,这一工厂将在明年下半年达产,首款车型前途K50也将随之下线,这款车的上市时间应该是在2017年。

2017年中试生产

对于前途K50的定价问题,陆群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自己“现在也没有答案”,“我们会根据品牌定位的策略、消费者的预期和市场竞争的情况等来作综合考量,这件事还在进行当中。”

对于如何把一家汽车设计公司变成整车制造商,或许没有谁比48岁的陆群更懂得其中的乐趣和艰辛了。

打破传统观念的壁垒

深耕汽车技术长达13年,前途汽车的母公司长城华冠早已是业界有名的独立汽车设计公司和整车开发解决方案的供应商。2010年,长城华冠成立了电动车事业部,朝着整车制造商转型的事业由此开始。

前途汽车的野心不仅局限于超级跑车。要成为全系汽车生产商,陆群为前途汽车定下的目标是,到2020年产销达到50万辆,约占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的15%。

2015年2月,长城华冠投入6亿元资金,成立前途汽车。同年,由前途汽车自主设计研发的纯电动超跑K50在车展上首次对外界展示,样车也已经生产完毕进入了测试阶段。

但纯电动超跑的高端定位,让前途K50并不具备走量的优势。陆群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在未来五年时间里,前途汽车将会搭建三个平台,共推出6-8款车,前途 K50之后的第二款车和第三款车都在开发中。“做产品是我们的强项,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一个做技术开发出身的团队。对于产品,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快,我们会做得比较扎实,比较稳,而且比较有自信。”

今年2月17日,正式破土动工的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为前途汽车的造车进程添上了重要的注脚。

有业内人士指出,前途是否能在市场竞争中出人头地,最后还是取决于其营销策略和品牌信誉的建设。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投放大量的耐性和资金,向消费者证明产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官方信息显示,一期投资超过20亿元,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前期计划产能为5万辆。陆群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苏州生产基地仍在建设中,明年开始进行生产线调试,2017年中试生产。

在前途汽车最初亮相的2014年,特斯拉刚刚宣布正式进入中国,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最引人注目的那尾“鲇鱼”。短短两年间,互联网造车潮兴起,新兴汽车品牌也犹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

对于自建生产基地,陆群在今年6月下旬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只有自己把生产干一遍,玩透了,才可以掌控别人的生产。”

自2014年12月宣布“SEE计划”后,乐视在汽车生态路上一直狂飙,并在今年4月发布了名为LeSee的四门概念电动跑车;蔚来汽车在今年5月牵手自主汽车品牌—江淮汽车,后者将贴牌代工蔚来汽车的首款量产产品,初步预计年产量为5万辆;背靠中国最大汽车垂直门户网站汽车之家,车和家计划在2017年年底推出包括可供选择的越野电动车。除此之外,原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戴雷所加入的Future Mobility,则是和谐富腾旗下的“互联网 智能汽车”高端品牌,和谐富腾由腾讯、富士康和和谐汽车三方共同出资创办。

按照陆群为前途汽车定下的目标是,到2020年产销达到50万辆,约占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的15%。

电动超跑是这些进入电动车领域的造车者们选择的第一突破口。身在其中,陆群认为,有竞争是件好事。

但纯电动超跑的高端定位,让前途K50并不具备走量的优势。陆群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在未来五年时间里,前途汽车将会搭建三个平台,共推出6-8款车,前途 K50之后的第二款车和第三款车都在开发中。

“在任何一个市场里边,如果说只有一个独角兽,我想那不并是一个健康的市场。”陆群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所以,与其说我们跟其他电动汽车品牌是竞争关系,我更愿意说我们是同盟军,我们是一起在创造一个新的市场,来满足原本存在但是没有被很好满足的消费者需求。”

有消息指出,在长城华冠年产的5万辆新能源乘用车中,包括纯电动跑车1.5万辆和微型纯电动车3.5万辆。不过,陆群对上述说法予以否认。

在陆群看来,眼下真正的竞争对手,是传统能源汽车和使用、依赖传统能源汽车的消费习惯和理念。“实际上,这个理念不是说某一部分人的,也不光是消费者的。无论是政府管理、政策制订,还是行业主管部门、供应商体系、我们研发团队和管理团队,抑或是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和习惯,很多理念都在与时俱进地改变。新能源汽车和电动汽车,它方方面面都是新的,包括我本人,大家都有理念上的冲击,都有理念上的升级、转化、进步的过程。这个毫无疑问是最大的挑战,最大的阻碍。”

“我们并没有公布过具体车型生产数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并不属实。目前,我们有清晰的产品规划,未来产品将覆盖多个细分市场。”陆群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首批投产的车型是前途K50,但并未透露其他产品的具体车型。

要打破传统的壁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有一年多便到知天命之年的陆群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这是必须做的,哪怕要付出“愚公移山式的努力”。

图片 2

“准生证”争夺战加剧

与北汽新能源和长江汽车不同,长城华冠此前并不具备整车制造的背景,而前途汽车也因此成为国内首家母公司非整车制造业的企业拿到电动乘用车准生证。

实际上,在新能源造车这个“试验田”中,还有更多的跨界企业排队争取“准生证”。

按照今年8月12日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以下简称《意见稿》 ),在企业准入方面,《意见稿》对生产能力和条件、设计开发、生产一致性、售后服务能力等,要求更加严格化和具体化。这让“跨界者”们获得资质的难度进一步升级。

在《意见稿》出台的同时,业内关于新增新能源车企业准入牌照仅限10张的说法也不胫而走。

不过,这一说法在近日出现了另一个版本。

10月15日,在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汽中心”)联合常熟市人民政府主办的“新沃土·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峰会”上,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理事长、国家发改委特邀专家张书林表示,目前有近30家企业都在做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申报的准备,发改委已经接到了正式的申请企业有8家。据其透露,开始申请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有100多家。

多个造车项目蓄势待发,对资质的争夺注定日渐激烈。候选人主要包括互联网造车企业、低速电动车企业、汽车设计公司、海归创业公司、传统车企等。乐视、和谐富腾、蔚来汽车、车和家以及万向汽车等是其中的“种子选手”。

就在前途汽车正式获得“准生证”的近一个月前,9月13日,浙江省公布了《2016年8月作出的建设项目环评文件审批决定的公告》,其中《万向集团公司年产50000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毫无悬念地正式获得了批准。

9月19日,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在“919乐迷狂欢夜”活动现场宣布,乐视汽车已完成10.8亿美元首轮融资。这笔融资距离2015年1月20日贾跃亭宣布SEE计划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609天 。

就在今年8月10日,乐视宣布投资200亿元在浙江湖州莫干山国家级高新区建设汽车工厂,计划年产40万辆整车。

和乐视选在同一天宣布建厂的车和家,则选址常州总投资50亿元,设计产能30万辆;此外,车和家还将在常州建设一座动力电池组工厂。

除了自建工厂,代工生产是互联网造车企业实现造车的另一个路径。作为该路径的实践者,蔚来汽车在今年4月与江淮汽车签订战略合作。据江淮汽车的公告,双方将全面推进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合作,预计整体合作规模约100亿元。

制造业企业也在今年纷纷花巨资跨界新能源汽车。

今年8月,家电巨头格力电器宣布以130亿人民币收购珠海银隆。后者创办于2004年,是一家专门从事锂电池、电动汽车动力总成、整车以及智能电网调峰调频系统的研产销一体化企业,在全国拥有三大生产基地。实现年产能为纯电动客车3.3万辆,纯电动SUV 10万辆,电池6.2亿安时,钛酸锂电池原材料5000吨,储能800MW的生产能力。去年实现新能源汽车销售订单7000辆,纯电动客车年销量全国排行第七。

像格力一样的制造业跨界新能源车的还有汉能集团,作为一家知名的能源公司,在水力发电和太阳能薄膜发电之后,汉能集团决定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7月2日,汉能集团发布了四款全太阳能汽车,并表示四款车都具备量产条件,未来两到三年内将实现量产,一期量产计划30万辆/年。

在新能源造车门槛不断提升的同时,补贴也正在退坡,不过市场销售走势仍然向好。

来自乘联会数据统计,2016年1-9月新能源乘用车总体销量已达21万辆,保持较大增长趋势,同比增长122%。其中,纯电动乘用车累计销量已达14.5万辆,增幅高达170%,占新能源乘用车总销量的69%;插电式混动乘用车销售6.5万辆,同比增长60%,占比31%。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TAG标签: 抓码王资料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抓码王高手论坛发布于汽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探路者前途汽车,前途造车野心进阶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