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断粮,差异化竞争需打好社交牌

2019-08-13 11:13 来源:未知

重度雾霾闯入杭州这座背山倚湖的城市,一时找不到出口。

在滴滴顺风车进入发布倒计时、拼车应用大战即将爆发的前夕,爱拼车却宣布将于近期停止服务,另一家拼车企业友车在此之前就已停止服务,两家企业都没能挺到大战正式开始之时。

这天是5月29日,西湖福地创业园,每天在上演离场进场。五楼的福云咖啡,杨洋刚刚送走两位创业者,抿一口凉透了的咖啡,“见了好几拨人,有人想拉我入伙,我在找下一个项目。”这样日子已经持续了十多天,浸透汗液的暗红T恤裹身,杨洋把整个身体埋在沙发里,一脸疲惫。

爱拼车和友车的死亡,为这场惨烈的淘汰战打响了第一枪。在滴滴、Uber、易到等打车大佬纷纷入场,拼车三强——嘀嗒拼车、51用车和天天租车已获得巨额融资,融资渠道已趋于关闭的情况下,大量拼车企业甚至都没有入场竞争资格,就将迎来大规模死亡潮。

图片 1

但是拿到“游戏”入场券的几家企业也依旧面临九死一生的局面,能走到最后恐怕只有一家或两家企业。

四天前,杨洋和两位合伙人共同创办的爱拼车停止服务。“拯救市民于交通噩梦”的誓言一夜崩塌。“意外总是来得太快,黑天鹅效应让人无法预测。"杨洋反思。

图片 2

2015年春节,杨洋过得很纠结。3月,爱拼车进入北京市场。从早上六点十四到八点,杨洋站在北京国贸地铁站口,数着进进出出的人。他发现,国贸地铁站口一早上的人流量比杭州火车站一天还要多。但是,爱拼车来晚了,比友商晚了将近一年。

投资收紧,大批拼车公司面临断粮

明知北京作为首发市场的重要性,但出身杭州让杨洋身不由己。在杭州做试验田,产品跑通并有一定规模后再扩张到其他城市,这是杨洋的既定思路。杨洋沉默了一会,说“早一点去北京会更好。”

据了解,自2013年北京颁布《关于北京市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意见》,鼓励搭乘之后,拼车软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提供私家车拼车业务的公司超过20家。

环伺四周不仅仅是拼车行业的竞争对手。滴滴快的合并后,快车和顺风车相继进场;Uber的人民优步砸出巨额补贴,战火升级。“你周一免费,我就周二。最高5倍补贴,小公司谁受得了?”巨头如洪水猛兽般冲过来,杨洋顿感hold不住了。

但是随着滴滴宣布进军拼车市场,投资人对拼车领域的投资开始持谨慎态度,拼车软件融资难度骤增。作为拼车行业三强,虽然嘀嗒拼车、51用车和天天用车还是凭借其用户和市场份额,融到了大战前的最新一批“粮草”,但也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批“粮草”。

虽然账面上还趴着数千万人民币(6.2066, 0.0008, 0.01%),但拼车盈利遥遥无期,杨洋意识到要加速融资的时候,资本市场已经不再热情。“没有人会在两家百亿美金的企业打得火热的时候再去投资一家小公司。”

天天用车和51用车于4月先后宣布完成C轮融资,均是由百度领投、红杉资本跟投,嘀嗒拼车CEO宋中杰也在5月6日的记者沟通会上,揭晓了嘀嗒的C轮融资:由崇德投资领投,挚信资本、易车网、IDG等跟投,融资金额达到1亿美金,是拼车行业目前最高的融资额。

4月底,在一次次内部会议中,业务推进和决策进入混乱状态,面对每月一千多万的开销,团队焦躁感爆棚。摆在爱拼车面前,只有两条路——原封不动 和主动求变。团队选择了后者,却很快发现无从下手,“没有什么好调整的”。杨洋觉得,熬下去没了意义。“做不成第一,干脆退出。”

51用车CEO李华兵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就曾表示,滴滴加入拼车战局,对于已在或者即将加入拼车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者而言,都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和极低的胜率。融到足够的弹药、跑得足够快的企业,才刚刚有资格参与这场大战。

“融资受阻是最后一根稻草吗?”对这个问题杨洋沉默片刻,说“继续拿钱还是有希望的,但问题是,拿了钱又能怎么样呢?后面全是问号。我们不会和巨头火拼,没用。”

现有的拼车行业中,嘀嗒拼车属于占据领先地位的老大。据嘀嗒CEO宋中杰介绍,截至5月嘀嗒拼车已覆盖13个城市,拥有30万认证车主,超过430万用户,日搭乘需求30万,实际完成订单数量为15万左右。

爱拼车的退出,更像是“温水煮青蛙”。从抽回补贴、收缩覆盖城市到减少团队支撑,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月时间。最后的公告只是形式上的交代而已。 对于杨洋来说,选择放弃并不容易。他找到投资人,“对他们来说是止损。失败的案例,他们见多了”。投资人的开放和理解让他少了几分压力。

但是和51用车以及天天用车相比,嘀嗒虽然领先,但优势却并不怎么明显,51用车和天天用车就更是难以分出胜负。相差无几的市场地位,是三家企业都能融到C轮的重要因素。如果市场份额和用户量份额相差较大,即便是前三名,预计也只有一到两家能拿到C轮融资,第三名死在C轮的可能性太大。

“我刚刚退了群。”杨洋朝我晃了一下手机。10多个人的微信群聊,群主是微微拼车CEO王永,群友包括51用车CEO李华兵、天天用车CEO翟光龙以及嘀嗒拼车CEO宋中杰等。退群之前,杨洋和大家道了别,他们都说,“退的太早,很可惜。”

一位不具名的投资人告诉腾讯科技,现在投资圈对于拼车企业的投资需求已近乎饱和,嘀嗒、51用车和天天用车也把这个领域能拿到的融资几乎都已经融完了。尤其是在BAT和国际巨头Uber都已经全部入场的情况下,再投资拼车领域的回报率太低,成为炮灰的可能性太大,所以三家以外其他企业融资的通道差不多都已经关闭,入场券已经发完了。

杨洋转头望向咖啡厅靠窗的位置,眼神还有几分不舍,“爱拼车就在那张桌子起步,一张桌子变成两张,之后就搬出了这间咖啡厅。”他说,创业就向滚雪球,做得越好雪球越大,磕磕碰碰中难免掉落一些渣粉。

巨头入场,融资“断粮”,友加、爱拼车的关闭,只不过是这场拼车死亡潮的预告而已。伴随着拼车大战的真正开始,残酷的烧钱大战后,大批拼车企业将彻底倒下,如同打车大战一样,最后能活着的企业寥寥无几。

爱拼车猝死,巨头入场,资本收紧,不过都是拼车行业生死劫的预告片。

拼车应用稀薄的先发优势

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拼车行业专题研究报告》显示,今年4月国内互联网拼车APP日均活跃用户覆盖率占比中,嘀嗒拼车、51用车与天天用车,分别占比59.88%、21.71%和15.27%。

这场拼车大战,对于拼车应用而言,是一场无比残酷的战争。即便是嘀嗒拼车、51用车和天天用车,在已经融到巨额资金,并且拥有先发优势,占据市场领先地位,也依旧难以摆脱九死一生的命运。

图片 3

7亿美金的D轮融资,过百亿的估值,背靠腾讯、阿里两座大山,滴滴一入场便以“野蛮人”的身份出现。可以预料的是,滴滴绝对会在拼车领域,再次挑起它所热衷和擅长的烧钱大战,这是嘀嗒们活下来所要面对的第一道坎。

紧握“游戏入场券”的拼车三强,依然难逃九死一生。在这场战争里,没有落难灰姑娘遇见王子搭救的爱情故事,有的只是“要么牛逼要么死”的勃勃野心。

据滴滴CEO程维透露,截至5月,滴滴快的的APP的总用户量已达1.6亿,平台拥有135万的活跃司机,40万的专车司机。出租车业务已经覆盖全国360个城市,平均每天提供400万次的出行服务;专车业务落地在61座城市,每天提供150万次的出行服务。

去年9月,李华兵和51用车四位高管去沙漠拉练,途中有爬坡、盐碱地还有骆驼刺,近40公里的路程用时5小时30分。他回忆说,“我有我的战 术,该跟随的时候紧紧咬住,对方懈怠的时候快速超越,拉开500米安全距离。小玩家需要李云龙的“亮剑精神”,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得拼了。

由于滴滴顺风车和出租车、快车以及专车一样,都集成在滴滴客户端上,也就意味着依靠在打车领域积累的优势,滴滴顺风车一进入拼车市场,就能在用户数、覆盖城市和车主数量上,立刻赶超拼车领域原有的前三强,这是第二道坎。

坐拥13亿美元D轮融资、新浪微博1.42亿美金战略投资、百亿美元估值,背靠阿里腾讯两座大山,滴滴快的在拼车市场将继续“有钱任性”,挑起它所擅长的烧钱大战。这是小玩家们遭遇的第一道关卡。

据腾讯科技了解,嘀嗒拼车、51用车和天天用车虽然先发,却并没有形成足够的用户黏度和忠诚度。

就在爱拼车停止发布线路和抢单服务的当天,滴滴顺风车上线。

多位车主均向腾讯科技表示,手机同时安装三个拼车应用,根据订单推送量和补贴选择使用。如果滴滴顺风车能提供同水平补贴,为了减轻手机负担,可能会选择卸载其他app。

今年4月底,滴滴快的总裁柳青坦言:“要不是滴滴半年前就开始研究拼车,现在该是多么被动。”早在去年9月,滴滴挖来腾讯微博的产品经理黄洁莉,操刀滴滴顺风车业务。

除此之外,对于嘀嗒等企业而言,更为可怕的是,打车和拼车有着诸多共通之处。例如基于LBS和大数据分析的车辆需求调配问题,用户服务标准的构建等方面,滴滴已经通过打车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和数据,并且还将通过建立机器学习研究院和潮汐战略,进一步提升数据分析和调配能力。也就意味着嘀嗒们极有可能将失去第三道护城河。

滴滴入局,对于创业者和投资者而言,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和极低的胜率。李华兵自称已经准备好,“51用车将会倾其所有,奉陪到底”。春节后,51用车的产品和技术部门人数已经翻番。

出行服务已成红海态势

“滴滴来了挡也挡不住,我们能做的就是跑的更快。”拼车市场三天一大坎,每天一小坎,天天用车翟光龙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每天至少工作15个小时,我们见面时,他已经连续三周没有回家,住在公司附近的经济酒店。

即便是占据如此多的优势,滴滴在拼车市场也并非是高枕无忧。来自国际巨头Uber的威胁,恐怕让滴滴的高层们也同样寝食难安。

面对巨头的清场战术,李华兵和翟光龙选择结盟百度,两家在4月获得百度领投、红杉跟投的数千万美元C轮融资。“投资人很关注,滴滴快的进来了你怎么办。”回忆与投资人的接触过程,翟光龙说,天天用车的每笔融资都很纠结,百度尤甚,谈判持续了两三个月。

尤其是Uber的人民优步,挂着拼车的羊头,却做着专车的生意,直接威胁滴滴的顺风车和专车两条产品线,甚至逼着滴滴防御性地推出快车产品线。

拼车市场的下半场战争,显然是代理人之战,BAT已集结完毕。这样的局面,对于嘀嗒拼车的宋中杰来说,有点尴尬。嘀嗒拼车和百度也曾有过接触,但他最终接受了财务投资,他认为嘀嗒的规模还小,在BAT还没看清楚市场的情况下,没必要站队。

据易观国际发布的《中国专车服务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5年第1季度》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专车服务订单量占比前三名分别是滴滴专车、Uber和易到用车,占比分为78.3%、10.9%、8.4%。而滴滴专车覆盖了61个城市,Uber仅覆盖了9个城市。

李华兵并不认同。“如果不结盟,拼车公司就是死路一条。”他认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就像刘备、孙权联合抗曹一样。在51用车的C轮融资中, 财务顾问汉能集团CEO陈宏功不可没,他另外一个身份是李华兵前任老板。“陈宏和百度LBS部门、投资部甚至李彦宏本人都很熟,很多事情打个电话就能搞 定。”

二季度以来,Uber进一步提高了补贴力度,车主70单至少收入7000的补贴政策,和宽松的车主认证,让Uber的车源得到了迅猛扩张。3-5分钟的应答速度,低于出租车市场价50%-70%的价格,又让人民优步迅速拓展了用户群。预计第二季度Uber的订单量占比将有极大提升。

51用车早期投资人雷军是李的“创业导师”,他建议“稳扎稳打”。早在春节前,雷军在百度投资51这件事情上做足了功夫。融资敲定后的第二天,李带团队在北京郊区拓展训练。没有惊喜也没有欢呼,“只是喘了一口气”。

而融资和估值上,Uber最新的一笔融资为12亿美元,并且在谋划新一轮15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超过500亿美金。在中国,它接受了百度的战略投资,结成了联盟。

互联网公司抱大腿这件事情本就是一把双刃剑。“过早的筑巢很可能受到钳制,一旦由巨头掌舵,小公司很难跑得快。不抱大腿就要自己经历强烈的冲击。”杨洋认为,最好的结果就是像陌陌或者UC那样,长大之后再跟巨头在一起。

同时Uber还给滴滴以及所有拼车领域的竞争对手都设下了一个难题,就是限额的问题。目前天天用车、51用车和嘀嗒对拼车车主的接单次数都进行了限制,而Uber挂着拼车的头衔,不仅没有限额,还鼓励车主多接单,在价格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不受时间、地点所限制的人民优步,将会大量抢占市场。

滴滴董事长程维透露,截至5月,滴滴快的APP的总用户量为1.6亿,拥有135万活跃司机,40万专车司机。出租车业务覆盖全国360个城市,平均每天提供400万次出行服务;专车业务落地在61座城市,每天提供150万次出行服务。

但是如果滴滴顺风车和嘀嗒们,学习人民优步的不限额模式,将直接离开拼车模式的暧昧属性带来的保护便捷,直接和现有私家车不能运营的政策冲突,并且将加剧和出租车行业的冲突,风险成本将会大大提高。

滴滴快的多业务线协同作战,对拼车公司铸成第二道关卡。

小结:

小玩家们虽然集结了海量用户,但缺乏粘性和忠诚度,品牌认知度和团队规模也处于劣势。

作为颠覆者和规则的破坏者,Uber是这场拼车大战中最大的变数,结局也存在多种可能。也许是Uber和滴滴的双雄格局,也许Uber在中国会死于政策和执法,但是对于嘀嗒们而言,所能期盼的最好结局恐怕也不过是一个“721”格局,前两名分食9成市场,其他人共享剩下的一成市场。

李华兵喜欢《越狱》,他认为成功的重点在于找到关键路径。“51用车没有那么多大锤,只有小李飞刀。”效率、专注、结盟是李华兵的三件利器。对 于这场恶战,李华兵自认为胜算有90%。“以前打一仗要四五年才见分晓,这次拼车大战到年底就能打完”。在滴滴快的手握机关枪时,只有一把飞刀的他必须一 击制胜。究竟怎么打?李华兵嘿嘿一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他透露,一定是差异化竞争。

图片 4

图片 5

“很多人问我怎么超越滴滴,我说不是我要超越它,是滴滴顺风车要先超越我。”宋中杰说,嘀嗒的核心竞争力是专注,没有其他业务线的包袱。目前滴滴快的只是完成了股东层面的整合,内部融合还有很多问题,比如,一号快车推出后,为什么还要做滴滴快车?相同的产品互相PK?

巨头固然可怕,但难免也有打盹的时候。“摊子铺的太大也挺头疼,滴滴快的专车和快车已经开始左右手互搏。”翟光龙认为,外界夸大了滴滴的能量。 虽然如此,天天用车依然会ALL IN身家性命,因为他只有这个。出行是一项链条极短的服务,天天用车的策略就是把核心业务做到极致后再打差异化。拼车市场是一个互联网基础服务,也就是在 你有需求的时候,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集团。

“各家产品的同质化严重。”翟光龙说,拼车软件的技术壁垒几乎为零,每位玩家都希望尽快建立规模壁垒。“成长速度是投资人最看重的。”目前天天 用车已经进入不到20个城市,今年年底的目标是60个。截至5月,嘀嗒拼车已覆盖13个城市,拥有30万认证车主,超过430万用户,日订单数为15万左 右。

如何差异化?各家给出的答案如出一辙:打社交牌。但在滴滴顺风车负责人黄洁莉看来,嘀嗒广场和天天用车的行业圈都停留在浅层认知,社交的本质是链接。和微信打通后,其他拼车玩家苦苦寻觅的社交属性,滴滴顺风车平台一键完成。

“社交这件事,必须把握尺度。”杨洋坦言,把握不好很容易被黑。你一定会想到坊间流传的段子,“打败陌陌的不是微信,而是Uber”。

宋中杰算了这样一笔帐,北京有540万辆机动车,400万辆私家车,其中300万辆是三厢或两厢的家用车。如果有1/10也就是30万辆加入拼车平台,一天一人至少接两单,就是60万单。这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这是一个迅速巨头化的市场,未来可能是双巨头,也可能是721,总而言之是一个网络属性、聚合属性很强的行业。很可能在一年之内定胜负。”宋中杰说,正如电商,阿里巴巴这个巨无霸的身后,仍有京东、唯品会、聚美优品这些垂直电商的生存空间,拼车市场也是一样。

然而,拼车和电商有着先天的差异。既有服装、食品,又有百货、电子的电商,可以满足一个用户的多种需求,但出行是用户从A点到B点的单一需求。虽然在并发量暴增时,滴滴快的和Uber难免出现局部供应不足,小玩家富余的供应力可以适时填补。但是,并非长久之计。

或许,小玩家们想要胜利,并非只有血拼。曾经独霸上海的打车软件大黄蜂,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在快的和滴滴分别提出收购要约的情况下,大黄蜂迅速完成一笔百万美金融资,硬生生抬高了自己的价码。

拼车市场,巨头会不会收购小玩家们?“只有大公司玩不转的东西,才会用钱来解决。”杨洋觉得收购的可能性并不大,除非小玩家把社交属性或者其他玩到极致。“死不死决定于自己,不是巨头。”在杨洋看来,小玩家只要熬过这半年,就会等来拼车第二春。

TAG标签: 抓码王资料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抓码王高手论坛发布于汽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融资断粮,差异化竞争需打好社交牌